关于IPO公司股本结构改革的设想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IPO饱受诟病的一大问题就是公司股本结构不合理,由于首发新股数量一般占公司总股本的25%,总股本4亿股以上的首发新股数量则占比10%,这样便给二级市场带来两大问题:一是上市初期流通股本太小,股价定位过高;二是1~3年后大小限解禁给股价造成严重冲击。因此IPO成为长期困扰A股市场的严重问题,动辄成为众矢之的。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对IPO公司股本结构进行重大改革。本文抛砖引玉,提出一个改革方案供监管部门参考。

必须把现行IPO公司股本结构倒置

 

必须把现行IPO公司股本结构倒置

  目前IPO公司的股本结构,都是根据《证券法》对首发新股与总股本占比的下限要求来设置的,这种设置的初衷是要节约有限的IPO资源,控制每家公司的募集资金数额,以便让更多的公司实现IPO上市。IPO历经多次改革,但都不涉及公司股本结构的改革,因此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改革股本结构,就是要大幅增加流通股的占比,要将现在IPO小盘股的流通股与限售股25%:75%的比例倒置,改为75%:25%,大盘股由10%:90%改为60%:40%。这种股本结构的倒置必须通过引进老股转让来实现,让老股东大幅降低持股比例。

  说到老股转让,不能不提奥赛康(300361,股吧)。这是一个失败的案例,因此人们很容易以此为例来证明老股转让此路不通。奥赛康的失败在于发行价太高,而不在于老股转让的比例太大。奥赛康的发行价高达72.99元,发行市盈率67倍,老股转让金额近32亿元,远高于新股募集金额7.84亿元,给人的感觉是实控人乘IPO之际高位套现,引发舆论一片哗然。但是如果奥赛康的发行市盈率大幅降低到10倍,发行价降低到10.89元,人们还会有实控人趁机套现的感觉吗?

  一切还是要回到本原,就是发行价。按照现行IPO的公司股本结构,23倍市盈率的发行价是偏低的,主要是小盘股偏低,上市以后股价至少涨1倍,涨3倍也不稀奇,但大盘股就不低,像国泰君安,股价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破发状态。如果把现行IPO的公司股本结构倒过来,流通股占大头,那23倍市盈率的发行价就太高了,应该大幅降低到10倍市盈率。

强制老股以合理价格与新股同步发售

 

强制老股以合理价格与新股同步发售

  IPO发行价的改革已经试验过很多次了,市场化道路肯定是走不通的,松一松就出现了深市海普瑞(002399,股吧)148元的天价、沪市华锐风电(601558,股吧)90元的天价,只能采取行政控价的办法。如果现在不是采取23倍发行市盈率一刀切的办法,而是市场化定价,新股破发潮早就出现了,不用市场呼吁IPO也停掉了。在目前市场状况下,小盘股如果绝对发行价高也将面临破发危机,如赛托生物是标准的小盘股,现在距发行价仅有12%之近。所以如果让老股按23倍发行市盈率套现,仍然属于高价套现。

  现在IPO并没有叫停老股转让,但为什么已经没有IPO公司搞老股转让了呢?因为按照现行的IPO股本结构,小盘股还没有破发危机,所以大多数老股东都觉得在IPO阶段套现不划算,宁可等一年,实控人宁可等三年。如果流通股与限售股比例倒置,23倍发行市盈率破发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那么愿意老股转让的老股东也将大量增加,这样23倍市盈率的发行价对二级市场投资者就不公平了,必须将发行市盈率降低到10倍。

  在这种情况下老股转让必须是强制性的,这需要在IPO申报阶段就明确政策:IPO一律实行老股强制按10倍市盈率转让,新股发行部分仍按现行规定占比25%或10%,以确保募集资金不超额,老股转让部分补足到总股本的75%或60%的比例,新股和老股统一按10倍发行市盈率定价公开发行。老股东按持股比例转让供公开发售。如果老股东觉得按10倍发行市盈率转让不划算,完全可以放弃IPO。这样做的好处是,变相让创始股东让利,让二级市场投资者分享创业者的创业成果。

  这样会不会对创始股东不公平呢?不会,因为当流通股与限售股的比例倒置以后,新股上市爆炒的土壤已经不复存在,新股上市后股价定位将大大降低,10倍发行市盈率也有破发可能。原来新股上市一夜暴富是建立在不合理的股本结构基础上的,投资者在错觉中炒作伪小盘股,炒高以后面临漫长回归路;现在新股从上市之初就是大盘股,市场定位将趋于理性和合理,以后再有限售股解禁,冲击就微乎其微了。这样就能一劳永逸地化解二级市场限售股的堰塞湖,同时也能降低IPO的堰塞湖。

  (此文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红刊立场。)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