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洗衣机披上共享外衣,能否成懒人新宠?

  五月中旬,上海街头出现一组带洗衣及烘干功能的自助洗衣机,引起媒体与市民的热议,共享洗衣机这一概念被传播开来。实际上,这一形式的自助洗衣机早在2015年便已出现于校园、工厂等场所,但直到今年才进入大众视野。

  随着国民生活水平日渐提高,现代家庭的传统洗衣方式也逐渐被机洗替代,但由于家用洗衣机容量都比较小,并不适合用来清洗窗帘、地毯等大件衣物,而不得不面对两个问题。大件衣物若拿去洗衣店清洗,不仅价格较为昂贵,而且有衣物清洗不当损坏的风险;若采用手洗,则繁琐又受累。此时共享洗衣机出现,可以为城市居民提供不少便利。

自助洗衣机披上共享外衣,能否成懒人新宠?

  洗衣机虽然可以帮助人们在家务上节省诸多时间,但也具有不便于搬运、安装,价格昂贵等缺点。而学生、白领、蓝领等城市流动人口,由于收入不高、流动性高、住宿环境较为狭小等原因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洗衣机,共享洗衣机无疑符合这个群体的使用要求。据公开数据显示国内的流动人口高达2.2.亿,这对于共享洗衣机来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据轻客共享洗衣公布的数据称,该市场存在48.8亿的销售规模。

  近年来家电行业的销售增长愈发缓慢,有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时国内洗衣机零售总额为605亿元,同比增长为4.3%,而据奥维云网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洗衣机零售总额为61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2%,行业发展已进入平缓期。与此同时共享经济在国内愈演愈烈,在此情形下家电巨头不得不顺应潮流做一些改变。市场具有前景,再加上物联网技术日渐成熟,共享洗衣机理所当然成为了家电巨头试水共享家电的首选项。

  多种需求下,悠洗、小依洗衣等中小创业者以及海尔、美的、创维等家电巨头相继从不同角度切入共享洗衣机市场。不过,与其他共享行业相比,共享洗衣机行业的竞争稍显冷清,目前规模较小。

  悠洗、小依洗衣等平台从私人租赁角度杀入共享洗衣

  悠洗和小依洗衣等主打校园市场的平台,与其说是共享洗衣机平台,不如说是私人洗衣机租赁服务平台。针对国内大部分高校并未为学生公寓置备洗衣机这一点,悠洗和小依洗衣通过硬件免费、服务收费的形式向学生提供私人洗衣机租赁服务。类似的服务过去其实也出现过,海尔就曾推出过洗衣机租赁服务,但是要求支付超过一千元的押金,相比之下悠洗等平台更符合学生的需求。此类平台被不少投资者看好,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小依洗衣与悠洗已分别获得3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和3000万A轮融资,据称两家平台估值都已过亿。

  私人洗衣机租赁主打一个寝室一台机器,且线上服务只对同一个寝室的学生显示,同寝室的学生可以通过该平台查看洗衣机的使用状态以及远程启动或预约洗衣服务。虽然洗衣机为租赁物品,但由于是寝室的公共财产,学生平日使用时会主动维护机器,同时一个寝室一台也意味着共用者不多,既便于管理,也不用担心由于使用者过多或者使用行为不文明导致机器不卫生,细菌遗留等问题。

  但是,私人洗衣机租赁平台却面临着回本时间长的问题。私人洗衣机的人均使用频率不高、机器只换不修成本较高、再加上学生对机洗的需求呈现夏天低、冬天高的季节性趋势,学生住校又是阶段性行为,一年中有4个月左右的时间洗衣机为空置状态,从而导致靠服务收费的私人洗衣机服务的回本时间非常漫长。

  其次,国内有相当大一部分高校存在学生寝室不具备卫生间、只有公共澡堂,或是学校禁止学生私自购买使用电器的情况,私人洗衣机租赁服务并不能满足这部分学生使用洗衣机的需求。此外,私人洗衣机租赁平台并未与知名家电品牌合作,提供的洗衣机质量与影响力恐怕无法与洗衣机品牌相比,规模较难扩大。

  最后,有用户表示,虽然私人洗衣机租赁平台宣传硬件不收费,实际上还是要求收押金的,比如小依洗衣需要用户支付200元押金才能使用;此外服务收费较高,对于没有收入能力的学生来说并不划算,也有不少学生表示不愿意使用。

  海尔、美的等家电巨头革新公用自助洗衣机

  与私人洗衣机相对的是公用自助洗衣机,一般以公共洗衣房的形式出现在学生公寓或工厂宿舍区等多人合居场所。此类场所的用户皆有洗衣需求,但一般不会或者无法购买洗衣机,对使用公用洗衣机有较高的意愿,也是旧式投币公用洗衣机的主要受众,对共享洗衣机的接受度较高。自助洗衣机平台单台洗衣机服务的用户较多,使用频率也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