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记者高温下体验美团外卖骑手日常 外卖小哥真的很辛苦

近日,全国多地气温居高不下,开启“烧烤”模式,当大多数人可以躲在空调房里避暑之时,交警、建筑工人、外卖小哥、环卫工人们却依旧在烈日下默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他们用实际行动保障了我们城市的日常运行,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人民日报记者就跟随外卖小哥一块体验了一天他们的日常工作,感受到了互联网上日均数千万份的外卖订单背后,原来有那么多的辛劳。

图:人民日报记者常钦(左)在帮同行的外卖小哥检查配送箱。

7月1日10点半,室外32℃,穿着防晒衣,骑在电动车上,热浪扑面。在北京常营地铁口集合时,美团外卖配送员刘杰对人民日报记者说到,送的越多,收入越高,6月份他共送了984单,跑了1500多公里。还先给我打“预防针”:估计今天午饭时间在下午3点,

刘杰介绍,外卖小哥的工作,简要概括就是“为了别人吃好饭,饿着肚子到处窜”。刘杰介绍,平常10点开工,下午2点后可以吃饭、休息,4点再开工,直到晚上9点。

趁着还没到饭点儿,我赶紧熟悉业务。我问刘杰的第一个业务问题是怎么抢单。刘杰指着手机屏幕介绍,用户下单时,系统会通过订单信息,给出合理预计配送时长。然后由商户确认菜品是否齐备,生成一个配送运单。每隔1分钟,美团外卖智能调度系统会对运单进行分配调度。这些运单任务同步到对应外卖小哥的手机APP上。

外界传说外卖小哥都是月薪上万元?刘杰赶紧辟谣:他们收入基本都是靠底薪+提成,评分高低也会影响收入。目前,美团外卖日订单量突破1300万单,活跃配送骑手数超30万,北上广深杭骑手月平均收入6054元。

他向我展示上个月的送餐“成绩单”:6月份配送了984单,平均配速时长30.8分钟,送货距离1580.6公里。“我们组有人一个月跑1000多单。”“送的多,收入就高些。”现在刘杰月收入7000多元,属于中等水平。

当天的上午10点54分,第一个订单来了:一位顾客在湘菜馆点了十几样炒菜。“炒菜类的比较慢,送达时间会影响配送率,我们可得抓紧。”刘杰带着我转身进了旁边的长楹天街商场,直奔电梯。我们基本没有耽搁,几分钟就来到四楼饭馆门口。

当坐在店门口等配餐时,刘杰又给我补课,12点左右是点餐高峰期,到时候店里店外顾客和外卖都得排队。“跟紧点,别跟丢了。”

“做外卖小哥,既拼速度,又拼体力,还很烧脑”,“用户一下单,就进入倒计时,同行竞争也就开始了。按时送餐会提高好评率,迟了会影响收入,咱们必须随时保持奔跑的状态。”刘杰说。

10点54分接单,11点03分到店,11点32分取货,11点50分送达。离要求送达时间11点54分仅仅剩了4分钟。除了骑行,去餐馆取餐、进小区送餐都靠跑。

送第二单时,顶着烈日,防晒衣又不透气,骑着车感觉像坐进了蒸笼行军,我浑身湿透,下了车都迈不动步子。

外卖送餐的第一考验就是爬楼。老小区没有电梯,高层小区等电梯时间过长,最直接方式就是跑步上下楼。连着几单,送餐的小区都没电梯,四五层楼跑上跑下。刘杰戴着头盔,已经湿透。我的防晒衣也穿不住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喝掉了三瓶矿泉水。

其实,送外卖不光靠拼体力,还得拼脑力。怎么规划自己的行车路线,最大限度地成功接单、顺利送达,这要费一番思量。“先把顺路的饭全部接上,然后打时间差去送。”刘杰跑得多了,心里就有了一张送餐地图,哪个小区需要多长时间送达,门儿清。刘杰说,在北京美团外卖小哥里有个“接单王”,他凭借着熟悉路线、合理规划路线的好本事,平均每天能接83单,每小时要接3—4单。

到当天下午2点半,刘杰和我一共跑了16单。“平常一上午得有20多单。”他说,今天来单比较晚,不少大额订单等待时间长。“你看,咱们有一单超时的。这个订单量大,配餐就花了半个小时。顾客还是给了咱们一个好评。”刘杰说,送晚了必须诚恳向顾客解释,不能装傻。我有些愧疚,这次超时主要是他放慢速度等我。

送餐也是个心细的活儿。等红灯不抢一秒,也不能多停。骑行颠簸时,还要扶着外卖箱,为了不让饭菜洒出来。最怕顾客给的地址太笼统,打电话又不通,只能干着急。

虽然挺累,可刘杰很知足,他最近送餐还收到过打赏,6月26日就收到了15.8元。“顾客的一句‘辛苦了’,让我觉得努力值得了。”刘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