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一体化 可根治“煤超疯”

  煤与电是一对矛盾体:煤价涨了,电力行业(此处指火电,下同)就要亏损,煤炭行业的日子则会好过;煤价跌了,电力企业就会盈利,煤炭企业就要承压。从煤、电这两个行业协调发展的角度看,它们应该是一个整体,至少不应该是跷跷板的两端。而要解决这两个行业的矛盾,煤电一体化是一条出路。
 
    煤价是火电企业盈利的决定性因素。今年上半年以来,煤价大幅回升,煤炭行业效益自然是节节拔高,尤其是用电高峰期的来临,更让各界惊叹“煤超疯”又来了。与之相对 应的则是电力行业陷入尴尬境地。今年一季度,发电上市公司有16家净利润亏损,19家电企净利润下滑。电力企业发布的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也不乐观。而截至目前,已有近20家煤企预计上半年业绩将实现大增。
 
    对于煤电两个行业之间的跷跷板关系,有人用市场煤和计划电来解释。确实,对于我国目前仍以火电为主的格局来说,电力企业的经营状况需要看煤价的“脸色”。因为煤价波动向下游传导是直接而有效的,但电价却很难根据煤价进行同轨浮动,这就决定了电力企业要受制于煤价的波动。
 
    但事情也有例外。比如已经实施了煤电一体化战略的企业,据《证券日报》报道,作为我国煤炭行业的龙头,近几年,中国神华坚持煤电路港航一体化经营。依靠这一模式,神华不仅在去年赚了个盆满钵满,即便在煤价下行时期也保持住了“煤企一哥”的地位。
 
    今年6月份,中国神华、国电电力同时公告,称因(各自)控股股东拟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都)将于6月5日起停牌。对此,市场及政策研究人士均认为,目前央企中拥有发电业务的能源类企业共有12家,央企领域的煤电一体化或将迎来实质性进展。
 
    其他已经进行了煤电一体化布局的煤企或电企的日子都要好于业务单一的企业。
 
    在国资委于6月2日召开的国企改革吹风会上,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表示,下一步,国资委将继续推进中央企业集团层面重组,目前重点是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
 
    政策及市场动向让煤电一体化站到了煤炭和电力行业深化改革的前沿。
 
    煤电一体化改革或重组是一项长期工程,不可能在短期内治愈“煤超疯”。现在可行且能够快速见效的控制煤炭价格波动幅度的方法,仍是煤炭与电力企业签订中长协合同价格。在今年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后,又一批中长期协议即将签订,这为下半年电企控制成本奠定了基础。
 
    总之,煤电一体化可根治“煤超疯”,但这治本之举需要时间来完成;煤电企业签订中长协合同价格则是简便易行且有效抑制“煤超疯”的方法,此举可视为治标之策,在一段时间内可抑制“煤超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