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纹钢搅动“天鹅池”:钢材涨价能否开启产能

  今年上半年,钢厂产量不断刷新纪录,利润也不断创纪录,钢材价格居高不下。在供给侧改革下,供应出现了超预期的萎缩,而偏高的广义信贷规模和投放猛增的财政支出,让总需求大大超出预期。螺纹钢已经成为市场激辩总需求的导火索,而总需求这个“天鹅池”里黑天鹅频频出现。

  钢铁企业毛利润创新高

  “现在毛利润接近50%,历史罕见,肯定要开足马力生产啊。”江苏苏钢集团营销部市场经理张益明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据介绍,苏钢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国内的轴承行业、汽车制造行业、工程机械制造行业、矿山行业。

  相对于技术难度较大的特钢,螺纹钢毛利润现在也超过了30%,1吨螺纹钢毛利润超过1000元,现在现货价格基本在3700元左右。中天钢铁集团投资部主任田杰说:“我们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高的利润,而且能持续近3个月时间。”

  高利润之下,全国所有能开工的钢厂肯定在加大马力生产。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6月钢铁产量同比增长5.7%,达到创纪录的7323万吨,超过了4月份创下的7278万吨纪录。

  钢厂产量不断刷新纪录的同时,利润也不断刷新历史纪录。据行业人士的粗略估算,2016年每吨螺纹钢的盈利情况在300元~400元水平。进入2017年,3月上旬之前,利润接近每吨600元~700元水平,当时已属于历史最高的利润水平。当时,有行业人士表示,“钢厂不应扩大生产,钢价高利润属于回光返照,搞不好6月又进入亏损。”

  然而,经过4月份的回落,到了5月份,钢材价格止跌回升,螺纹钢的毛利润继续创新高,突破1000元的重大关口,并持续至今。

  是新周期的起点还是老套路?

  为什么产量飙升而利润却能持续上涨?马钢股份市场部首席市场分析师夏仕卿认为,主要源于供给侧改革下的政策红利。根据发改委的统计,6月底,全国钢铁去产能完成5800万吨,而今年目标是5000万吨。这说明,钢铁去产能已经提前半年超额完成了任务。

  投资界则不少倾向于认为钢材涨价开启了产能新周期。“涨价效应在扩散,已经不止是螺纹钢价格持续上涨,煤炭、水泥、玻璃、化工、机械、造纸等多个行业都在上涨。从这个角度说,产能已经进入了新周期。”中信建投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助理王琦说。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则认为,“我们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2016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是库存周期和产能周期双双见底共同导致的。二季度去库存之后,三季度将由于需求超预期甚至再度回补库存。

  不过,对于开启新周期之说,一批宏观分析师持否定态度。最典型的莫过于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的观点,“上半年中国经济的强劲表现主要应归功于内需,我们对当前依靠地产销售稳定的经济走势心存疑虑,只有哪一天不靠房地产了,经济才算是真正见底。”

  证券时报团投资部主任田杰面对新周期的说法时表示,谨慎的原因是当前旺盛的需求能不能持续。钢价上涨时,中间环节囤货明显,一旦钢价下跌,这些货物必定一拥而出,导致行情暴跌。

  无论如何,上述两种说法的争论都基于对宏观总需求的预期差,这也是今年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期货行情波澜壮阔的重要诱因。此前,由于市场对于需求的一致性悲观预期,导致6月初螺纹钢期货贴水现货一度超过700元/吨左右,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深贴水体现了市场对未来钢材需求的悲观预期。

  7月份开始,螺纹钢贴水展开修复之旅。即便如此,如今螺纹钢品种未平仓合约总数连续第2个月超过500万手,创下新高。此外,持仓非常集中,说明市场的分歧仍然非常巨大。业内人士表示,这也预示着一旦三季度出现宏观经济超预期改变,钢铁价格将再度出现巨大波动。

  下半年央行货币供应量成焦点

  上半年实体经济的总需求为何超预期?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认为,是广义信贷规模仍然偏高和房地产表现超预期所致。据央行的初步统计,今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1.1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36万亿元。这意味着上半年的金融去杠杆并没有影响实体经济。

  与此同时,上半年财政支出投放猛增也是推动总需求增大的重要原因。统计数据显示,6月份财政支出大幅扩张26.1%,其中中央增长12.3%,地方支出猛增28.3%。保障房、水利和交运等基建投资力度加码,地方投资意愿强劲,导致上半年财政支出投放猛增。累计赤字大幅提高,前6个月累计赤字9177亿元,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