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宇路”:给城市管理提个醒

葛宇路,1990年生于湖北武汉,曾就读于湖北美术学院,2014年被录取为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现已毕业。

舆情要点

“葛宇路”:给城市管理提个醒

用自己名字给道路命名

2013年,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学生,将北京朝阳区苹果社区附近的一条“无名路”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之后模仿正规路牌自制了“葛宇路”路牌并挂到了这条“无名路”上。2014年前后,几大地图导航上相继出现了“葛宇路”。2015年底,路政工程部门还据此对这条路上的路灯统一编号。

“葛宇路”已经存在超过4年,但近期它引爆网络的缘由却是出自一篇问答平台的网帖,在一个“有哪些看似不简单却人人都会的技能”问题下,一网民写道:“拥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道路。”这条“路”指的正是“葛宇路”。于是,有人将这则网帖改编为一篇文章——《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在网络上迅速传播。

其实,这条路并非无名。7月12日,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发微博称,“葛宇路”实则是2005年3月命名的“百子湾南一路”,全长4千米。由于周围小区产权问题,其中的一段路没有完成产权移交,成了“无名路”。7月13日,当地街道办、城管等部门拆除了“葛宇路”路牌。

“葛宇路”是行为艺术作品

直到拆除,人们才知道“葛宇路”原来是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公众好奇心顿时爆棚,葛宇路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想到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条“无名路”?

7月12日、15日,《北京青年报》《法制晚报》先后报道了此事,介绍了“创意”始末。2009年,葛宇路考入湖北美院。在一节美术史课上,老师告知大家如果需要购买课程相关图书,可以课间在黑板上留下姓名便于统计。他第一个写下名字,没想到后面的同学都纷纷选择在他名字的后面标注“2、3……”,最后老师直接统计数字,黑板上只有他一个人的姓名。

课后他开始思考,如果公共空间里到处都是自己的名字,那么,自己的名字是否就成了某种包含一定意义的符号?2012年的一天,他在学校门前的墙上和地上涂鸦了“葛宇路”。除了校门口的地上和墙上,海报栏、厕所、黑板他也没有放过。

葛宇路差点因此被学校处分。后来,老师认为,“葛宇路”只是一个姓名符号,属于艺术探索的范畴,学校才没有追究。葛宇路用了好几天将“葛宇路”涂掉,但同学对他的批评并没有减少,甚至有同学成立了“反葛宇路联盟”。他后来反思,当年在学校门口涂鸦“葛宇路”,确实不够美观,侵占了公共空间。

2015年,葛宇路将北京东湖公交站的站牌移到武汉东湖水面上,立意是“个人记忆与城市空间的连接”,不少人批评他破坏公物。他还在北京草场地和亮马桥的一些道路上贴过自己的名字,但只有这条“葛宇路”被地图导航收录,而且几乎弄假成真。在今年的央美研究生毕业展上,他还展出了“葛宇路”这个作品。

伪路牌拆了,然后呢?

“葛宇路”:给城市管理提个醒

伪路牌拆了,人们却早已习惯了“葛宇路”这个路名。据媒体调查,当地居民和出租车司机,仍然称这条路为“葛宇路”。大多数居民说,其实这条路叫不叫“葛宇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该有个名字。

网上也就该不该拆除“葛宇路”路牌进行了讨论。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和市政市容委表示,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悬挂路牌,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私挂路牌只能按小广告处理。部分网民观点与此类似,认为如果人人效仿,城市管理将乱套,应当拆除伪路牌、处罚当事人。

但更多网民持宽容态度,认为路名、地名就是为了方便,希望有关部门不妨遵从习惯,将此路名合法化,并呼吁重视这类城市管理的盲区。还有人认为,这是互联网文化的里程碑作品。当然,就此开始调侃、编段子的网民也不乏其人。

7月12日,葛宇路发微博,“1.很高兴网上有很多朋友能喜欢我的这件艺术创作,我希望这个作品能启发大家去思考更多自身和这个城市的联系。2.如果这件事有任何冒犯和不妥当的地方,向各位道歉。3.我也希望大家能宽容幽默地对待这条路,让它能够“约定俗成”地留下来,切实为当地居民带来便利。”次日,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尊重拆除的处理意见,今后要遵守规则,考虑做事尺度。

媒体评论摘要

《法制日报》:弄假成真 拷问公共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