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周源:知识分享进化之后,该如何管理虚拟(2)

  比赛完了,2016年3月14号,这个话题已经开始出现很多跨专业用户对它进行的分析。这里有一个叫“断桥”的用户,就去分析了 AlphaGo 人工智能是否能真正用到网络舆情的监控。

  到了今年4月份,我们又对这个话题进行了统计。当初在第一个月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它得到了1万多个关注。到了今年4月份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衍生出几千个提问,得到了400多万个用户的浏览。在这个话题里面产生的可能性,通过社区的方式得到了很有效的沉淀。

  以前用户和用户之间是不认识的。比如说搞网络舆情的用户,他跟做人工智能的用户是互相不认识的。比如在知乎上还有很多业余棋手,大家的人际网络是通过互动的方式建立起来的。这样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最后的数据是在今年 AlphaGo 和柯洁对战的时候,这个话题获得了 500 万的 UV 用户的浏览。为什么去年一开始没有发生这种变化呢?最初整个传播和用户连接的网络还不存在,这些人还没有关联在一起。而通过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不同领域的人针对这个话题进行内容生产,新建了这个新的网络,一个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网络。

  所以,到今天有了一个类似的问题。譬如 AlphaGo 和柯洁对战,作为平台我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做。产生这些连接,是去年年初通过提问带来的。它产生了大量的可能性,而知乎作为网络分发渠道,这些内容最终是可以在平台上被沉淀的。这个过程在我们看来,不仅是针对 AlphaGo ,每天在知乎上的内容非常多,都可能发生这种连接和沉淀。

  完整虚拟知识城市的雏形:多主题+多场景

  做一个总结。在去年,整个知乎我们对它的定义已经不仅是一个社区,我们把它定义为一个平台。在中国互联网,或者是在所有互联网,我们认为社区的价值是土地的价值,我们是去耕地的农民。土地可能是农业用地,也有可能是林业用地、商业用地。

  你耕耘的是类似于王府井这样的地方,最后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做高溢价的产品。整个知乎社区重新定义,让它去完成服务、咨询这样的功能,同时我们也将知乎电子书这样的平台纳入到了闭环之中。

  为什么是多主体呢?不是只能由用户进行问答。因为我们发现在真实的城市里,用户的个体和机构之间,也会有很强的关联。我们去年用了3个月左右的时间,调研了很多的机构,所以到今天知乎也有非常多的机构,它们用问答的方式参与到线上社区的讨论过程之中。

  针对多场景,你既可以写文章,也可以做Live ,或者通过咨询的方式去获得一系列付费类的服务。我相信随着这个业务红利的延伸,接下来产生的场景会越来越多。

  虚拟知识城市的管理

  假设我是一个城市的市长,我希望这个城市是繁荣发展的。繁荣发展不是先招商引资,而是把这个城市最底层的基础设施做好。比如说卫生系统、治安系统,排水抗灾害的能力,我们是不是做到了比较好的水平?如果这些好了,大家才会觉得,这个城市是有安全感的。就像纽约从700万的人口增加到900万的人口,是因为把犯罪分子都清理掉了,这与线上的管理非常像。

  知乎发展到今天,我们有大量的规则和能力是技术化和产品化的。比如说知乎是有两个机器人,两个人工智能的机器人。第一个机器人是知乎的“悟空”系统。

  “悟空”系统是干吗的呢?有些内容,大家可能一看就指导是在广告。他们来知乎是来发小广告的,是发黄赌毒或者刷量的小广告,这些都可以被这个“悟空”系统识别出来。到今年上半年,知乎通过“悟空”系统处理了无数用户自动发布的小广告。这是个越战越勇的机器人,当它把你这个广告模式搞定了以后,就会自主学习,如果你再出类似的东西就很难再骗过它。

  而第二个机器人,知乎“瓦力”机器人,是一个扫垃圾的机器人。他是在社区各个评论的角落作甄别,是不是有人产生垃圾评论了?如果发现了,就会把这些内容当成垃圾整理起来清理掉。这个机器人也是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城市里产生很多垃圾,它会以各种方式去把这些内容处理掉,同时也对这些产生恶意行为的用户做出对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