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hone创始人自杀 是时候重新审视婚恋平台们了

网帖称,翟欣欣以苏享茂公司有漏税行为、WePhone的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等理由,以举报违法相威胁,要求后者在协议离婚时转移和赔偿巨额财产。最终,双方达成的离婚条件是男方将海南房产过户女方,另外支付女方1000万精神补偿。

苏享茂及其亲属发帖称,翟欣欣在世纪佳缘网站登记的身份信息存在诸多不实之处。包括学历、职业、家庭背景、婚史等内容都涉嫌造假。甚至有网友质疑,翟欣欣是职业婚骗,背后甚至有团伙操纵作案。网友纷纷指责世纪佳缘网站没有尽到信息审核义务,是导致悲剧发生的重要原因,并且认为世纪佳缘应当为苏享茂之死负责。

对此,世纪佳缘仅通过新浪微博发布简短声明回应称,苏享茂及前妻翟欣欣系世纪佳缘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世纪佳缘承诺会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对于网友关心的是否存在身份信息造假、是否系职业婚骗等问题,世纪佳缘未置一词。截至目前,尚没有主管部门或司法机关对世纪佳缘展开调查的消息。

从苏享茂到李文星之殇

无独有偶,两个月前因为在BOSS直聘平台投递简历误入传销犯罪团伙并且不幸殒命的李文星事件,同样引发全国热议。5月15日,李文星在BOSS直聘招聘平台上向"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发送简历,求职程序员岗位。5月19日,其收到聘用通知函。5月20日,李文星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7月14日,人们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发现了李文星的尸体。当时尸体已经在水中浸泡了很长时间,以至于长相、身形都已很难辨认。李文星死亡的背后,是一个运作长达11年、规模庞大的老牌传销组织"蝶贝蕾"。该组织成员长期在BOSS直聘上以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发布招聘信息,将求职者诱骗到天津,然后将其控制、洗脑纳入传销组织。李文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名受害者。

不久,北京市网信办、天津市网信办开展联合执法专项行动,就BOSS直聘发布违法违规信息、用户管理出现重大疏漏等问题依法联合约谈BOSS直聘法人,并下达行政执法检查记录,责令网站立即整改。现在BOSS直聘网站非人工审核认证的用人单位已无法发布任何招聘信息。

此外,赶集网、58同城等网站上不时发生的以虚假房源进行诈骗的事件,此前更早因百度虚假广告而死于非命的魏则西事件等等都表明,我国互联网平台在取得快速增长的同时,也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政府监管滞后、平台信息审查缺失,导致各类违法犯罪份子将触角伸向网络,甚至将网络视为非法牟利的新大陆。违法犯罪行为从线下移到了线上,实现了"互联网+";或者线上线下相结合,开启"O2O"模式。而我们的监管或者执法,却仍然聚焦于线下,无法实现线上线下的一体联动和信息整合。长此以往,鱼龙混杂、信誉丧失,必将对整个互联网平台产业的发展造成巨大隐患。

事故引发公众关注后,平台往往才会检省自己的审查义务是否落实,政府职能部门往往才会介入调查。但这种必须要以牺牲为前提的审查和监管,注定是一场猫捉老鼠且没有止境的游戏。更重要的是,平台的信息审查义务和政府的监管责任不能仅止于应对和处理个案,而必须要上升为一种持续化的制度安排。

有待明晰的互联网平台责任

目前,我国法律层面中涉及互联网平台责任的主要有《合同法》、《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但这些规定比较零散、概括和滞后,没有对平台的信息审查义务进行规定,也未形成完整的责任体系。

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例。该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    其中还明确,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该规定,只有网络平台明知或者应知用户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而对于网络平台"明知或者应知"还需要消费者举证证明,至于何谓"采取了必要措施",目前并无明确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