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结婚第二天他去了非洲,只能爬树打电话,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让她释然了……

2017年,一张头戴蓝色贝雷帽的维和警察与妻子拥吻的照片红遍全网。刚从利比里亚回国的维和警察汪翔龙,在见到分别一年的新婚妻子许梦莎后,与她深情拥吻。

这张《和平之吻》照片毫不意外地入选中国长安网2017年度照片,并于今年1月18日被我国美术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当日,在“中国司法,不负江山不负卿——中国长安网2017年度照片发布暨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仪式”的现场,这对恩爱夫妻再次深情拥吻,现场版的“和平之吻”让年度照片发布仪式一开始就进入了高潮——

现场实录

主持人:首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当两个相爱的人四目相对的时候,什么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语言?……现在屏幕上这两位主人公,分别是汪翔龙和许梦莎,那是2017年3月20日下午,汪翔龙再次见到妻子,当着众多领导和同事,就拥着妻子深深地吻了下去。这一吻,迟到了一年。

头一年的2月14日,他们领了结婚证,但第二天,汪翔龙就作为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远渡重洋。

在民政局,他们问了彼此同一个问题——“想好了吗?”然后,都重重地点了头。《和平之吻》这个美好的瞬间,就拍摄于汪翔龙随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归来的那一天。

有请照片的主人公——浙江省舟山市公安边防支队汪翔龙和他的妻子许梦莎,摄影者浙江舟山日报社记者吴琳红以及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维和处处长张景渊。

主持人:这张照片当时火遍网络,多家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能再给我们讲讲当时的情景吗?

汪翔龙:我是2016年8月份出征的,2017年3月份回国,这是一年后第一次见我老婆。没见之前,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当看到她那一刻时,我也刚好在整队,我就朝她挥挥手,等我们整完队,边上战友们都说,翔龙你老婆在那边,让我过去抱一下。在抱她的那一瞬间,她说了一句我想你,然后我就情不自禁吻了一下。

主持人:梦莎呢?现在回想当时的画面,是什么心情?

许梦莎:很激动,很幸福。

主持人:你想到过见到他的第一面,要说什么话或者要做什么吗?

许梦莎:想要拥抱他一下,然后跟他说一声辛苦了,平安归来就好。

主持人:确实,家人最大的牵挂,就是我们平安归来。下面请《和平之吻》的摄影者,浙江舟山日报社记者吴琳红,给我们讲讲当时的所见所感。

吴琳红:当天他们来了以后,先是集合整队,集合以后原地休息。因为当时我站的位置是在他们的队伍和家人之间,突然,他们俩就亲吻下去。我就一直在那拍,后面我还被同行挤来挤去,那张照片大概拍了70多张,就是不停地拍。

主持人:当您就是抓拍到这个瞬间的时候,当时是怎么想的?

吴琳红:回过头来看照片的话,当时就想“你们多吻一会儿吧”!

主持人:其实,背井离乡、远赴重洋的中国维和警察,荣誉背后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危险与辛酸。利比里亚局势动荡、恶性案件高发,能给我们讲讲维和时期的生活吗?

汪翔龙:首先,利比里亚不像中国有四季,它那里只有雨季和旱季,一年当中大部分是旱季的,小半年是雨季,连续下三个月的雨。他们非常的贫穷,因为他们国家没有土地,并不像我们有马路,他们只有从营地到首都这条街是马路,其他都是土路。

我们是先遣队员,吃和住特别困难,经常笑称的“三宝”——土豆,洋葱和胡萝卜,每天基本上只吃这个,而且它是联合国运输过来,不是新鲜的,都是包装的。

每三天或两天会去倒垃圾,当地居民只要听到我们汽车声音或者看到我们标志的,都会上去哄抢。不是说不给他们吃,也是怕吃坏肚子,所以不让他们抢,我感觉画面特别难受。

主持人:这些,翔龙跟你讲过吗?

许梦莎:没有,他一般不会跟我们讲一些那边比较困难的事情。

汪翔龙:我会说营区的风景特别好,有小溪,有四棵芒果树、木瓜树,有两个岗哨在大西洋边上,所以可以看日落,我会跟她分享美景。

主持人:你们平时是怎么交流?通讯怎么样?

汪翔龙:没去首都的时候,信号特别差。我有两个手机,一个是中国的,还有一个是当地。刚开始去的时候,利比里亚的卡不能放出来,我们就用中国的卡,信号特别差。但是前一批给我们这个传授经验,说芒果树上爬的高点,信号可能会快一点,有时候发过去,可能要好几分钟。

吴琳红:这一点我也深有体会。因为去年建军节之前,我们报社想做一个舟山这一批维和警察在前线的工作、生活,想做一个图片版,就找他们联系人,然后要一张照片,前前后后要个把星期,据说他们是要举着手机,在营区里面不停的走动,寻找信号。

后来等到他们照片全部发过来之后,然后可能里头有个别的照片,比如说不清晰或者说像素太低,要换,这样折腾下来的话,基本上建军节结果已经过去了。

主持人:梦莎是怎么想的?在分开这一年中,既要倒时差,通讯又这么不方便,在这一年中,你有没有埋怨过?什么时候最需要他?

许梦莎:其实不能说是抱怨,如果说有抱怨的,也是有一点点,很可能父母经常也不在家里面,就是我一个人每次生病、过年过节的时候,就特别想他。

主持人:想问一下琳红,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宣传工作的记者,你眼中的边防警察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吴琳红:我来自舟山,就是浙江舟山群岛,在舟山有个岛叫嵊山,是我国东部最远的、住人的岛屿。那个岛上居民,大概几千,但是有一个边防派出所,却只有17名边防干警,我在2015年的时候拍过一个题材,是一对夫妻档的警务室。派出所是在半山腰,女主人公工作在社区,男主人公在在山脚下,两者的距离,走路大概也要十几分钟。

他们的工作性质很繁琐,每天相遇的机会很多,但是往往是相遇在几分钟都要走开,是“常相遇又常相离”。所以我觉得边防警察,是在这种最平凡工作岗位做着最繁琐的事情,但是体现了政法战线工作人员的情怀和价值。

主持人:谢谢您,这一点梦莎应该也很有体会。那您在海岛上生活,丈夫就是一个边防公安,您对这个职业怎么理解?

许梦莎:我以前也是在警务室上过班,我觉得他们的真的很辛苦。有时候半夜的时候有可能要出警,可能不能经常回家,不能陪陪老婆孩子。我们要理解他们,因为他们是在为国家做贡献。

主持人:谢谢翔龙、梦莎!这对夫妻刚结婚一天,就面临一年的分离。这样的情况在维和警察中还有很多。目前中国共派出了多少名维和警察,我国的维和现状是什么?下面请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维和处处长张景渊,向我们介绍介绍。

张景渊:我想现场这个场景打动了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志。在维护世界和平方面,他们是铮铮铁骨的英雄,但面对自己的爱人,他们又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用四个字来形容,应该是铁汉柔情。我觉得他们是和平时期“最可爱的人”,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人。

主持人:中国目前为止,派出多少名维和警察?

张景渊:2000年至今,公安部已先后向联合国9个任务区派遣维和警察2612人次,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最大出警国。目前,仍有161人在联合国阿富汗、南苏丹、利比里亚、塞浦路斯任务区和联合国总部执行维和任务。

主持人:维和现状是怎样的?

张景渊:应该说所有的联合国任务区都是战乱动荡,甚至还有小规模的战争、冲突的落后地区,生活条件也非常艰苦。面对这样血与火的生死考验,维和警察不畏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应该说不辱使命,圆满地完成了联合国的维和任务。从联合国秘书长到各级的官员,对我们都是高度评价,而且我们的维和警察也成为全球维和警察的行动标杆。但是在中间,我们也是做出极大巨大努力和牺牲。

2010年1月份在海地,八名维和烈士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出席联合国维和峰会,在会上宣布要组建世界首支常备维和防暴队,应该说也是为全球的安全与和平,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中国的智慧和力量。

主持人:通过四位嘉宾的介绍,我们也真实的感受到随时随地都可能有危险,但并不能阻止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维和警察。2000年1月12日,15名中国警察第一次身着中国警服,头戴蓝色贝雷帽,代表中国走出国门。

和平是人类的共同愿望和崇高目标。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意味着对地区和世界和平与发展拥有更大责任。如今,我国已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遣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今天,像汪祥龙这样的维和警察,一次次出生入死,响亮的向世人宣誓:这不是一个和平的世界,但中国是一个和平的国家!让我们向中国维和警察致敬!向那些默默在背后支持他们的家属致敬!感谢你们为捍卫和平所奉献出的一切!

责任编辑:桂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