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阿里对垒在线票务市场 微影成弃子裁员接近

  微影时代出局 腾讯阿里两大阵营对垒 支付战火烧在线票务市场

  王丽娜

  9月1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格瓦拉和娱票儿的办公场所,发现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影时代”)的裁员已经接近尾声。天津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猫眼”)和微影时代的合并以后者退出为条件,结束了在线票务市场老二老三的战争。然而,这场合并或许还只是个开始,面对与淘票票的烧钱大战,猫眼还需重新出发,在线票务平台似乎还在等待像滴滴和快的一样的终极合并。

  猫眼公关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与微影时代合并的消息暂时不对外做任何的表态和回应,关于猫眼其他业务的进展等后续会安排媒体交流会。

  在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看来,包括淘票票、猫眼、微影时代和百度糯米在内的在线票务平台,各家排名位置互相之间拉扯得很厉害,“按目前消费者而言,这几家只有一个优势,就是价格,每一个平台的用户黏性都不高,只是买票的时候用一下,其他时候都用不着。”

  “对于各家来说,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这也反映出他们的产品整体做得都不好。”张毅认为,最后大家打的是价格战,这对各家来说都很受伤,合并是必然趋势,“大家都想把地盘做大,在合并的时候可以估一个好价格。”

  微影成弃子

  微影时代旗下的在线票务包括娱票儿与格瓦拉两个平台。

  9月12日,本报记者在格瓦拉北京总部看到,办公区的员工已所剩无几,有的在收拾办公物品,有的凑在一块闲聊,偶尔有员工到前台办理离职交接手续。

  在格瓦拉北边不远的五层办公楼,是娱票儿的办公场所。“已经裁员一千多人,目前只剩下财务和法务200人左右在处理结款等后续事务,这些人最后也都会走,以后不会做这块业务(娱票儿)了。”一位微影时代的员工告诉记者,“娱票儿从7月份开始裁员,最先走的是技术人员。娱票儿的这五层办公楼已经基本搬空,我们其他公司都不受影响。后续娱跃影业会搬到这里办公。”

  两个多月的时间,娱票儿和格瓦拉这两个APP背后的一票人马就这么“快刀斩乱麻”般地被裁撤,足以显示合并的残酷生猛。

  一位微影时代尚未离职的软件开发工程师说,之前走的员工都是按N+1进行的补偿,他在“等着被裁然后再去面试”,“之前有同事被叫到猫眼面试,我不想去猫眼,估计也没几个人愿意去。”该员工表示,不想去的主要原因是,如果去猫眼的话,实行工资平移,但微影时代已经一年没有涨工资了,所以薪资也是个问题。

  微影时代还有不少办公区也在环境优美的北京朝阳区惠通时代广场园区内,这些办公区承载着微影时代的其他公司业务,这些业务并不受此次合并的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微影时代获得来自远洋投资集团、天神娱乐华谊兄弟、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天星资本的30亿元C+轮融资,成为业内最大额度的单轮融资。作为投资方,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参与微影时代A轮及其之后的每一轮融资。

  可以说,微影时代是依附着腾讯这座靠山崛起的。用微影时代的一位员工的话说:“猫眼平台估计没有微影时代强,毕竟微影用的资源都是腾讯系的。”

  公开资料显示,猫眼和腾讯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上海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三快”)持有猫眼32.6%的股份,美团点评CEO王兴持有上海三快95%的股份。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同时参与了美团(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33亿美元的E轮融资。此外,猫眼CEO郑志昊曾担任过腾讯副总裁。

  9月5日,光线传媒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与光线控股于9月4日在北京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以9.999亿元为对价受让光线控股持有的猫眼文化11.11%的股权。本次投资完成后,光线传媒和光线控股对猫眼合计持股高达77.4%,依旧是猫眼最大的股东。

  实际上,在线票务平台之间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尽管背靠腾讯这样一个平台和资源,微影时代的入口可谓强大,但在张毅看来,在线票务平台背后股东的坚持也很重要,而且是决定因素。

  票务渠道对于光线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光线主业与影视相关,所以对光线来说票务渠道决定着话语权和生死,光线必须要掌控票务渠道。”张毅说,“票务渠道这块需要跟各个电影院去打交道,还要去密切留意对方的价格,卖不出去的票要想办法推出去等。这也是光线为什么要把合并这个事情落实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