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爱美丽企业:他们不是假装在生活!

  2017年7月19日,股转系统将化妆品渠道商天天美尚(834717)强制摘牌。有消息称,天天美尚有可能是新三板上第一家摘牌又破产的公司。

  事实上,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民众对于化妆品购买力增强,时尚之风在微博、微信中愈刮愈烈,美妆博主分分钟可以种草出一片“青青草原”,中国也成为化妆品行业最具活力、发展最快的市场。

  新三板在线盘点美妆行业的品牌商、代工商、渠道商和原料供应商,四种角色中原料供应商的日子最好过。

  品牌商振兴老字号重回少女时代

  化妆品品牌商,顾名思义,就是创造自有品牌,自行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

  根据新三板在线的统计,目前挂牌的化妆品品牌商有15家:

新三板爱美丽企业:他们不是假装在生活!

  幸美股份(830929)是第一家挂牌新三板的化妆品品牌商。据了解,公司旗下包括在天猫销售量可观的“植美村”、“泉润”、“肌情”、“安尚秀”等四个品牌。

  虽然销量可观,但比起国外的知名六大“蓝血”品牌,国产化妆品品牌的关注度还是很小。YSL出一款星辰唇膏可以让女孩们心驰神往,代购加价几倍都被一扫而空,而植美村还在“暗暗copy”植村秀,使人顿觉山寨之感。

  兰亭科技(831118)曾掷出豪言要做中国的雅诗兰黛,虽然研发专利很多,而且出口的化妆品销量可观,2016年度净利润达到了1900万元,较上年增长13.44%。但该公司旗下“兰亭”、“美丽·丝路”、“香榭美舍”、 “Vital Luxury” 、“Le Vital”五大品牌却没有打开国内市场。

  新三板在线在兰亭科技的年报中发现,其前五大客户为:

新三板爱美丽企业:他们不是假装在生活!

  (图片来自兰亭科技2016年年报)

  除了出口外,其第一大客户为朋友圈客户,就是所谓的微商。近来,因微商销售产品的质量问题现在已有许多负面报道。而兰亭科技在微商之路上能走多远,是否还能保持现在的业绩增长率,企业和投资者都需要深入考虑。

  反观可溯源于清道光十年创立的谢馥春香粉铺,有着180多年的悠久历史,是中国第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可谓是品牌商中历史最悠久的一家公司。

  谢馥春(834882)曾在21世纪前后一度停产,直到2006年经过改制后才重新复产,2015年10月8日挂牌新三板,2016年营收为4940万元,营业利润为1310万元。

  从停业到千万产值,挂牌新三板让老字号品牌通过重组引入了新的投资者,对其新知名度大有裨益。

  由此可以看出,新三板让国货“老字号”重回“少女时代”,中国的老字号们正在通过资本新方式焕发新生机。

  代工商技术核心不存在,高利润也不存在

  奢侈品行业的起源多在欧洲,许多国际大牌化妆品的代工厂不在中国。

  例如Dior(迪奥)旗下彩妆、护肤、香水的产地在法国、日本;Guerlain(娇兰)的产地在法国,它们在中国市场的商品都是由品牌自有渠道商负责进口和销售。

  近年来,居民收入水平、生活水平的显著提升驱使着化妆品需求量增加,为化妆品行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巨大的市场空间。欧莱雅、Olay、汉高等国际厂商也将代工厂设立在了中国。

  新三板上从事化妆品代工的企业占据了“半壁江山”,共有9家企业。新三板在线梳理出了挂牌企业部分代工的品牌(有部分代工品牌企业未披露)。

新三板爱美丽企业:他们不是假装在生活!

  2016年,新三板上化妆品行业的营收之王是诺斯贝尔(835320),营收为12.13亿元,净利润为2.07亿元。它的主营业务是——面膜,毛利率为30.45%,已在同类企业拔得头筹。

  虽然曾有报道指出面膜实际生产成本和包装等费用只有2至3元,专业规模化的生产商,可能生产成本更低,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美好。

  真相是,化妆品行业的暴利并没有落到从事代加工的化妆品生产商上。

  例如,科玛股份(839326)虽然为伽蓝集团、英国玛莎、佰草集、高姿、屈臣氏等知名品牌代工,但净利润并不高。营收高达数千万元,科玛股份2015年和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仅有183万元和234万元。

  苏州美爱斯(837410)目前是欧莱雅和汉高在国内最大的代工厂,并且是施华蔻染发产品的独家代工,其厂房年产能超过2亿瓶。2016年的营业收入为7200万元,但净利润仅为500万元。